麻城三百六十行——打糍粑

2018-02-05 14:10    来源:麻城房产网    作者:麻城房网    点击:854

核心提示:如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又至腊月,农家味道早已深深牵动每一个麻城游子的心,而我觉得最好玩最有趣的莫过于打糍粑了。

打糍粑


    如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又至腊月,农家味道早已深深牵动每一个麻城游子的心,而我觉得最好玩最有趣的莫过于打糍粑了。

麻城三百六十行 打糍粑

    初入腊月,家家户户就要开始为打糍粑做准备了。先将糯米浸泡两天左右,架起树兜子生火开始上甑蒸米了。在老屋昏暗的厨房里,开着一扇窗户,总记得甑里堆起高高的糯米,冒着热乎乎的米香气味儿,我总是忍不住的靠上前去嗅了又嗅,直到热气润了面庞才走开。



    热气升起的时候,家里的大人会盖上两条湿毛巾,说是熟的更快。再在湿毛巾上搭上一把菜刀,民间以作辟邪之用。灶台下的熊熊大火很快就把锅里的水烧干,所以,蒸米中间要加1-2次水,每次加一两瓢清水,依然用大火烧着,直至甑里的糯米全部蒸熟。

麻城三百六十行 打糍粑

    糯米香气可以弥漫很远,白白的雾气在厨房里久久散不去。小孩子总是围着灶台想快点吃上新米蒸出来的糯米,可是,第一碗总是到不了小孩子的手里,大人会端着圆盘,放上几个碗,每个碗里加上一团糯米饭,端去供奉祖先菩萨。

    一年的新米先拿去给祖先菩萨尝尝鲜,以此感谢祖宗菩萨的保佑,同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。

麻城三百六十行 打糍粑

    供奉仪式结束才轮到小孩子吃糯米饭,洁白的米粒软软糯糯一团一团的黏在一起,一缕一缕香气升腾,咬一口,更是唇齿留香,这个味道,在很多年后,我依然记忆犹新。

    蒸熟糯米后,就要开始打糍粑了,把甑里的糯米抬到垸里有石钵的人家。一般这打糍粑的石钵是一个族里流传下来的,至于到底有多少年,谁都说不上来,最老的长者也说他们小时候就用这个石钵打糍粑,最少也有几百年了吧。





麻城三百六十行 打糍粑

    先在石钵里用萝卜涂满一层食用油,然后将糯米倒进去,垸里三五个壮年男子拿起专用的木棍就要开始打糍粑了。

    打糍粑这事儿真是个体力活,四五个人围着一个石钵转动着,有节奏的“嘿哈嘿哈嘿哈”,一上一下敲打,石钵里的糯米也慢慢的,越来越细了,看不到糯米粒儿了,壮年们的额头冒出汗珠,也顾不得去擦,越打越有劲儿,围着石钵一圈又一圈的敲打,原本的糯米很快就成了一团纯白色的糍粑了,经过捶打后的糯米变得愈发香气清远。







麻城三百六十行 打糍粑

    在经过众人一致商量后,大家合力把糍粑抬到早已准备的案板上,打糍粑的主人家要趁热擀糍粑了,只用几分钟,一团白白的糍粑便可以擀成厚薄均匀的一大块了。

    打好的糍粑可以放上两个月,家里人会把糍粑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用水浸泡,需要吃的时候再拿出来。最冷的时候,全家人围坐着火盆,大人会用火钳夹来一块糍粑放在火盆上烤。烤着的糍粑慢慢鼓起来,一下子撑破,香气瞬间从裂缝冒出来,咬上一口,软软糯糯好吃得不要不要的。



麻城三百六十行 打糍粑

    有时候家里做了甜米酒,煮米酒加糍粑,最是滋养麻城人的美食。糍粑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漂浮在碗里,和着粘稠的米酒酒糟,甚是香甜醉人。

    成长将记忆里的味道凝结成一枚琥珀,把尘封的往事收藏,打糍粑便是一颗最玲珑剔透的琥珀,叩开记忆琥珀的阀门,我看见往事一幕幕……

【责任编辑:麻城房网】
复制地址打印关闭
分享到:

已经有0条评论  我要评论